新闻资讯

江歌案宣判后:刘鑫称曾建议诱捕陈世峰 江歌母亲将起诉刘鑫

字号+作者: 来源: 2017-12-20 18:56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作者:王晓 徐丽娜 盛梦露 12月20日下午,江歌案一审判决宣判,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北京时间下午3点27分,刘鑫在微博发布长文《我是证人刘'...

原标题:江歌案宣判后:刘鑫称曾建议诱捕陈世峰 江歌母亲将起诉刘鑫

【日本】江歌遇害案一审宣判:陈世峰获刑20年

作者:王晓 徐丽娜 盛梦露

12月20日下午,江歌案一审判决宣判,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北京时间下午3点27分,刘鑫在微博发布长文《我是证人刘鑫! 我不再沉默!(1)案发现场》,讲述了案发前后她的经历,回应部分质疑。北京时间下午5点,江歌母亲江秋莲召开发布会,回应自己对审判结果的看法。

刘鑫微博截图。图片来源:@证人刘鑫

一、刘鑫微博长文的摘录整理。

警察来后隔门问话10分钟

刘鑫称,2016年11月3日大约0点20分左右,警察来到现场。刘鑫去开门,门把手一转就开了,刚推开几厘米,警察就喝止:“里面的人不要出来。”

刘鑫称自己当时精神恍惚,站不住,坐在玄关的地上。

外面警察开始隔门问话。

“当天与谁见过?”警察问。

“陈世峰”。刘鑫称,重点强调了陈世峰,说他下午刚刚来过这里。

问了几个问题,大概过了10分钟,警察告诉刘鑫,可以开门了。

刘鑫看到门外只有警察,问:“我姐姐呢,你们快去找啊,我没事的……”

“你姐姐受伤了,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有医生在,你不要着急,交给医生,请相信医生。”一名警察说。

“带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拜托你们了!”

“请你安心,你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请你配合我们。”

随后,刘鑫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

在取证期间,陈世峰曾给她来电,应警方要求,刘鑫并未接听。

11月3日傍晚,在警方提供的文件上签字时,刘鑫称偶然发现“杀人事件”的字样,才意识到江歌可能遇害。

“建议警方将自己作为诱饵诱捕陈世峰”

刘鑫称自己之后每天都在警察局。

警方进行了大量取证,刘鑫称,当时就知道凶手是陈世峰了。

警察一直没去逮捕陈世峰,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

刘鑫说,自己后来提议:“如果我怀疑的人是准确的,那么他也清楚对他最大的威胁是我,如果不是警察保护着我,他一定是会想要毁灭后患的。希望警察配合我,去引他出来!他看到我独自外出或约他见面,一定会寻找机会套我的话或下手。求求你们!”

警察拒绝了。

当时陈世峰家附近、学校里面,有很多便衣警察,但警方一直找不到定罪的关键点。

后来警察和刘鑫一起翻聊天记录,问是否愿意以胁迫罪起诉,刘鑫称自己立即同意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日本有胁迫罪”。

警方以胁迫罪为由抓捕了陈世峰,于11月24日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

11月4日,警察陪同刘鑫回家拿了临时用的换洗衣服。

刘鑫称,期间一直住在警察安排的地方,禁止与任何笔录中出现的人联系。

5日中午,翻译老师说,中国的微博已经出现陈世峰是杀人犯的消息。刘鑫称,莫名其妙的就会有记者加她,加进来就巴拉巴拉问好多。

刘鑫称什么都没回答,但国内的网络上就出现“据刘鑫透漏”,而凶手陈世峰当时还没落网。

11月6日,全网都在发消息说陈世峰是凶手。

刘鑫称,看到消息后,喜欢玩微博的陈世峰,删除了全部微博,注销了微博账号,尽可能删除了自己的网络轨迹。

在警察陪伴下去了江歌葬礼的地方

12日,两名警察和一名翻译,陪刘鑫去了江歌葬礼的地方。因为犯人还未逮捕,信息不能透漏,警察担心里面有中国媒体无法应对,禁止刘鑫进去,车停在礼堂对面。

刘鑫说:“后来我无理取闹,求他们一起送送三叔(注:江歌)。我们跟着三叔的车开出去很久很久。回到警察局,已经不能做笔录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小屋子里哭。”

刘鑫曾把一束花放到和江歌常一起玩的大桥下。

刘鑫称,大概20号,在警察的帮助下,她悄悄地搬去了学校提供的公寓,学校相关老师向警察保证必须保密。

刘鑫知道江歌妈妈还在日本,曾经发微信约江歌妈妈见面,对方因忙碌而拒绝。

刘鑫说,11月20日之前,根本无法见江歌妈妈,而且凶手还没落网。刘鑫称,中间陆陆续续被问出来一些讯息,被江歌妈妈全部发在了微博上。

11月24号,陈世峰以胁迫罪被起诉并拘留。

之后警察允许刘鑫回学校上课。

“我妈说江歌命短,是她错了”

11月25日,刘鑫回学校,研究室同学说江歌妈妈在发动留学生打听她,“你很危险,小心”。

刘鑫说,“我约她见面她不见,为何到处打听我?”

刘鑫称自己当时很少去学校,“不是导师找我,我都不出门。杀人犯还未逮捕,万一遇到中国媒体,追着我问东问西,也不知如何是好?”

12月1日开始,刘鑫去检察院见检察官,从头核对口供,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月。

1月21日,学校停课放假,1月22日和23日,刘鑫待在学校公寓,24日回家。

刘鑫称,江歌妈妈的情绪真的非常非常的无法安抚。“全家的信息都被曝光,而且受尽了唾骂。”

刘鑫称试着和江歌妈妈联系,微信上也在聊天,最后放弃了这个努力。“但是说我案发后就不跟她联系,真的不是这样。”

刘鑫在大年三十做了新发型。她称自己宅在家不出门一直哭太久了,家里人拉她出去剪发。“我当时觉得,再哭下去自己也彻底要自杀了,一定要做点什么振作一下。”

刘鑫称,这个期间江歌妈妈一直在网络骂,“我父母想的是,让她骂吧,她出气了也许会好受一点。亲戚也都是这样劝我们的,所以我们一个字没抱怨。”

刘鑫称,妈妈和江歌妈妈通话时,起初一直是和以往一样在赔礼,最后急了说了一句:是她命短。

“这是错的,我妈错了。我替她道歉。我们一直愧疚,今后也会道歉。”

刘鑫称,这一年中支持自己活下来的两个信念,其中一个就是“一定要出庭作证”。

刘鑫称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不出庭,被江歌妈妈逼急了时抱怨过一句。

“唯一意外也是不出意外的是,陈世峰一方竟然编造出那么离奇的谎言来脱罪。而国内一些媒体竟然把一个杀人凶手的谎言当成事实来报道,还做了大幅标题。”刘鑫说。

江歌母亲江秋莲的发布会现场。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二、江歌母亲江秋莲的发布会内容摘要

判决当日北京时间下午5点,江歌母亲江秋莲在法院不远处的日本记者俱乐部9楼会见厅召开记者发布会。会上她说,她不接受判决,但她表示了对日本司法部门的感谢,和对法律的尊重。她向450多万参与签名的人道歉。

回国后,将会和刘鑫对簿公堂

江秋莲本打算记者会上公布案卷,但律师告诉她这些案卷是不允许被公布的。

江秋莲表示要揭露刘鑫的谎言。她质疑刘鑫,为何在慌乱的情况下唯独对录音中那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记得那么清楚?此外,江秋莲说,刘鑫在警方不属于犯罪嫌疑人,有完全的人身自由和通讯自由,却不参加江歌的葬礼。

江秋莲说,报警记录、录音是经过很多翻译佐证的。刘鑫在法庭上却把在案卷里说的内容推翻。她质疑,刘鑫江歌家住了两个月,不可能不记得怎样锁门。“案发时的情节你都不记得,不清楚,都靠你猜测。”

江秋莲说她在2017年3月和7月看到案卷后,“案卷显示陈世峰的证词:刘鑫把江歌推出了门。”她求了刘鑫200天,只想让刘鑫告诉她事实,帮她论证案卷的内容。

江秋莲说她法庭上对刘鑫的指责,都是实话。“作为妈妈,我不允许别人侮辱我的女儿。江歌为你而死,你还要联合一些人在网上诋毁我江歌?”

她表示,回国之后,将会和刘鑫对簿公堂。“回国后对刘鑫的诉讼,要跟国内的律师商量之后才会有安排,现在不能做出回应。”

不接受判决,上诉被驳回

江秋莲说,自江歌遇害已经413天了,她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全家、刘鑫个人和全家的一句道歉。她想公布陈父亲写给法庭的信,但不被允许公布。

江秋莲表示不接受今天的判决。“14号庭审,陈世峰一直面带微笑。当法官说那把刀是属于陈世峰的时候,陈世峰突然晕倒在地上,眼泪与汗水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我认为这种反差是罪犯生命受到威胁时才会产生的。所以我还是认为陈世峰这种罪犯只有真正判处死刑的时候才会体会到什么叫生命的珍贵。”

江秋莲说她已于昨日向检察官提出对求刑不满的抗议,但检察官表示她没有权力提出上诉。“检方认为,若20年求刑完全被认定,就不能上诉。”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