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数学

《阿房宫赋》课堂实录

字号+作者:zhangwei19910302 来源: 2013-10-22 00:0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作者:佚名   第一课时   授课人:魏智渊(网名铁皮鼓)   (说明:李镇西老师参加校长培训,我替他代一段时间的课,讲了几节期中考试题后,这是我在他们班上'...

  作者:佚名

  第一课时

  授课人:魏智渊(网名铁皮鼓)

  (说明:李镇西老师参加校长培训,我替他代一段时间的课,讲了几节期中考试题后,这是我在他们班上的第一篇文章,打算做一组实录,供大家批判)

  铁皮鼓:同学们好!先请同学上来讲诗歌。(学生讲诗歌,王维的,铁皮鼓点评,过程略)很快就要文理分班了,学文科的同学千万不要以为文科只是背诵,其实比背诵更重要的是理解。下学期我的语文课上会出现许多历史的内容,我本人又学过地理,我想大家应该有大学科的概念,打破学科壁垒,增进理解能力。这个理解能力不仅仅指理解书本上的东西,同样也指运用阅读成果分析现实,发现习焉不察的日常生活下的真相。比如今天早上升旗仪式的时候高三年级搞了一个成人仪式,年满18岁的同学手持宪法宣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宣誓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学生:(议论纷纷)虚假。

  铁皮鼓:其实有时候,仪式是必要的。问题在于,誓词的第一句话就违背了宪法!第一句是:“我宣誓,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宪法里恐怕不可能有这样的要求吧?比如我不是党员,你如何要求我忠于共产党?难道我连信仰自由都没有?我觉得似乎首先应该是遵守宪法吧?其实生活中这样荒谬的事情比比皆是,我们只要用心观察,就可以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我今天忍不住要在上课前给大家读我从网上下载的一篇文章。大家听没听过龙应台这个人?

  学生:(部分)听过。

  铁皮鼓:上个世纪最后二十年中,有三个台湾人写的杂文在大陆很有影响,一个是李敖,一个是柏杨--(有同学低声说,写过《丑陋的中国人》)对,写过《丑陋的中国人》,还有一个是龙应台,最有名的是《野火集》,其中最有影响的文章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大家知道讲什么的吗?(学生摇头)就是讲不要随地乱扔垃圾,不要污染环境之类的事情,在龙应台看来,这是比热爱祖国更重要的大事!现在的台湾,比二十年前文明了许多,我相信龙应台的功劳是很大的。我今天读的文章是龙应台的一篇文章《从<连爷爷您回来了>想到的》:

  西安的学童为欢迎连战表演朗诵剧《连爷爷您回来了》,夸张的手势、做作的音调、不属于天真儿童的戏剧化的台词,在台湾成为许多人揶揄讽刺的笑柄。也有许多人,批评这些有“政治立场”的成人们对无辜的西安孩子们尖酸刻薄,不厚道。

  我相信,不赞成对西安孩子嘲笑的人,不见得就欣赏那极尽夸张、充满成人意志的表演风格,而可能,他们和我一样,还深深记得台湾人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一九七二年,我二十岁,大学二年级。蒋介石又要连任总统了。为了营造“全国拥戴、万众一心”的气氛,政府举行大学生朗诵比赛。于是有文采的学生写诗,懂音乐的学生配乐,国语标准、声音优美的学生朗诵;于是每一所大学,有文采、懂音乐、有表演天分、声音优美的学生都走到一块儿去了,用最大的热情,集体创作,主题是歌颂领袖的伟大、民族的伟大。

  我当然是那个“国语标准、声音优美”的大学女生,负责朗诵。正经的课,莎士比亚或是修辞学或是西洋文化史,可以不上,但是朗诵的彩排,比什么都重要。比赛前的几个夜晚,我们通宵工作。一遍又一遍地练习:“你是那源远流长的长江,带着我们航行远方;你是那茫茫河汉的星座,照亮我们迷蒙的歧路,领袖啊…”

  领袖、长江、黄河、长城、龙的子孙…想象这样的词,配上气势磅礴的交响乐,用字正腔圆的北京话朗诵,还有,“领袖啊”,要配上激越的手势、虔诚的表情、流动灵转的眼神。我们这个队好像得了第二名,感动了很多台下的人,带着荣耀回到学校。

  印象最深刻的是,二十岁的年轻人在日日夜夜的创意工作中所产生的同志感,夜半走在月光斑驳的凤凰树阴里,觉得天地无声、人生有梦,宇宙一片纯净。浑然不知这“领袖”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在同一个青春浪漫的时刻里,同一个大学的学生正被逮捕、被讯问、被监禁、因为读了“不该读的书”,“说了不该说”的话,正被判处无期徒刑。

  我们的手势夸张,我们的音调做作,我们的朗诵词充满了世故的成人的意志,但是我们的感情真挚,我们的信仰诚恳,我们的动机纯洁,因为我们完全不知道最悲伤的黑暗就藏在那美丽凤凰木的阴影里。坐在台下看我们演出的更多的人,眼里含着感动的泪光。

  我问一九七零年代出生的人,是否也做过这样的朗诵演出。

  答案让我吓一跳。有的。一样夸张的手势、做作的音调、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动情演出。只不过,内容不再是对“领袖”的歌颂,而换成了,譬如说,余光中的《鹅銮鼻》:

  我站在巍巍的灯塔尖顶,

  俯临着一片蓝色的苍茫。

  在我的面前无尽地翻滚,

  整个太平洋汹涌的波浪。

  一万匹飘着白鬣的蓝马,

  呼啸着,疾奔过我的脚下,

  这匹衔着那匹的尾巴,

  直奔向冥冥,寞寞的天涯…

  蓦然,看,一片光从我的脚下,

  旋向四方,水面轰地照亮;

  一声欢呼,所有的海客与舟子,

  所有鱼龙,都欣然向台湾仰望。

  印象更深刻的是,一九七二年我的柏克莱教授从铁栏杆外看着二十岁的我们在操场上穿着军训制服踢正步、操步枪、立正唱国歌、喊爱国口号时,他眼中流露出来的一种怜悯。我看出了他的眼神,惊讶于他的表达,但是那怜悯究竟代表了什么,好端端的我们为什么激起他的怜悯,要到数年后我离开了那个踢正步的操场、那个夸张朗诵的舞台、那个宣扬“爱国”和“伟大”的语境之后,我,才明白了他怜悯的含意。

  对于在成人意志下起舞的孩子,他流露的是哀矜,是怜悯,不是自觉高尚的轻视,不是轻浮傲慢的讪笑。

  (朗读过程中有点评,还介绍了方方一篇类似的小说,从略)

  铁皮鼓:我有一个网友叫刘支书助理,我们曾经读过他的一篇文章父亲--(学生点头,表示熟悉)他写过一篇文章,就叫《朗诵是可耻的》,就是反感这种姿势,但现在这种伪抒情早已经在校园泛滥。我给你们带语文,就是希望能够逐步帮助你们认识到这种伪姿态,更多地洞察人生、社会、历史的真相,从而更为理性地度过一生。这就需要我们积极地运用自己的大脑,凡事问一个为什么,而且以这种姿态对待一切事情,包括学习,自然也包括今天的古文学习。拿到一篇古文,也要问自己几个问题:这篇文章究竟好在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要学习它?它对于我的生活有什么意义?仅仅是为了应付高考吗?上节课我们让大家预习,预习完了没有?

  (学生纷纷点头)

  铁皮鼓:我先请同学把课文读一遍,一共四段,我叫三个同学,余鑫,你读第一段。

  (余鑫读得极快,声音很大,但是流畅,无错别字)

  铁皮鼓:有没有读错的音?

  学生:太快了,没听清。

  铁皮鼓:呵呵,我听清了,没错别字,虽然读得未免太快,但是看得出他反复读过,熟极而流,不错。付锐,读第二段。

  (付锐读,有几个错别字,但是每一处立刻被大多数学生大声地纠正了)

  铁皮鼓:声音宏亮,读错的音也已经被大家纠正了,我不再重复。特别要指出的是,第一句话很容易读错,但是付锐读对了,大家再读一读第一句。

  学生:妃嫔媵嫱。

  铁皮鼓:不错。金薇读第三四段。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