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数学

《骆驼祥子》的语言特色

字号+作者:zhangwei19910302 来源: 2013-10-22 00:0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作者:佚名   高妈的泼辣、爽快、精明这些主要是通过老舍平易、质朴而又生动、鲜活的语言来实现的。这种语言美是一种清水出芙蓉之美,是一种妙语天'...

  作者:佚名

  高妈的泼辣、爽快、精明这些主要是通过老舍平易、质朴而又生动、鲜活的语言来实现的。这种语言美是一种清水出芙蓉之美,是一种妙语天然、不事雕琢之美,是一种豪华落尽见真淳之美。

  一、平易、质朴

  老舍曾说《骆驼祥子》的语言“澄清如无波的湖水”。平易、质朴。首先平易、质朴表现在用语上平实自然,不事雕饰。如“她(高妈)可以很和气,也可以很毒辣,她知道非如此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语言再平易不过,但字里行间却能让读者体会到高妈的无奈和当时社会的无情。如“他(祥子)的眼发着亮光,去盘算怎样省钱,怎样买车”中的“他的眼发着亮光”寥寥几个字便把祥子重新燃起希望的兴奋劲儿给展现出来。平易、质朴还表现在多用口语方言传神地刻画出人物的言谈举止。北京口语多儿化音,本文中“抄着根儿”“冒儿咕咚”“上下一边儿多”“搁在兜儿里”“没错儿”“黑签儿会”“不象回事儿”“赶明儿”“直诚劲儿”等儿化音比比皆是。再如“放鹰”,是北京方言中的常词,过去北京的八旗子弟喜欢玩鹰,有些没有驯熟的鹰放出去后再也不见飞回来,用它来比喻钱财有借无还,既生动又形象。其他北京方言口语词如“冒儿咕咚”“新新”“赶明儿哗啦了”“急得红着眼转磨”“鼓逗钱”等,都非常鲜活。

  二、精于比喻

  比喻是作家笔下的宠物,老舍是善用比喻的高手。《高妈》一文中的比喻自然、贴切而又新颖,让人感觉妙语天成,无意于工而工。如“过了些日子,生活又合了辙,他把这件事渐渐忘掉,一切的希望又重新发了芽”,这里“合了辙”把生活比做路,“重新发了芽”是把希望比喻成种子,运用比喻非常形象但又不着痕迹。再如“资本有大小,主义是一样,因为这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像一个极细极大的筛子,一点一点地从上面往下筛钱,越往下钱越少;同时,也往下筛主义,可是上下一边儿多,因为主义不象钱那样怕筛眼小,它是无形体的,随便由什么极小的孔中也能溜下来”,这里“大筛子”的比喻是多么精当,它把当时社会的贫富不公,而资本主义的拜金主义无孔不入写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三、善用俗语

  俗语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并在群众口语中广泛流传的,具有口语性和通俗性的固定语言。老舍的作品大多取材于中下层市民的生活,作为平民语言的俗语,在老舍笔下更是信手拈来。《高妈》一文中的俗语俯拾皆是,如在苦口婆心地劝说祥子而无果时,高妈最后用了句歇后语“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把祥子的倔劲表现得活灵活现。再如高妈把放高利贷说成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又如高妈劝说祥子存钱时用了句俗语“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盼有时”。其他俗语如“打水上飘”“海里摸锅”“晴天大日头”“堵窝掏”等。这些俗语的使用,既符合人物形象的身份特征,又使小说的语言生动、活泼、有趣。

  总之,通过《高妈》来看,《骆驼祥子》的语言如一杯香茗,初读觉得平淡无奇,然而愈是品味便愈发觉它的馨香。用老舍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骆驼祥子》的语言是“平易”而“亲切”“新鲜”“恰当”“活泼”的。”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