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东方两任CEO高考都考了3次 "中国雅思之父"高中却是最差生

字号+作者:赵亚超 来源: 2018-06-08 18:0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今年高考,全国975万考生踏进了考场,“00”后也迎来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考验。多年的寒窗苦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高考故事。 '...

今年高考,全国975万考生踏进了考场,“00”后也迎来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考验。多年的寒窗苦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高考故事。

  未来网(www.k618.cn中央新闻网站)北京6月8日电(记者 赵亚超)今年高考,全国975万考生踏进了考场,“00”后也迎来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考验。多年的寒窗苦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高考故事。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中国雅思之父”高中却是最后一名,新东方的曾任、现任CEO的高考竟都考了三次。

  同一个高考复读班出了两个新东方CEO

  俞敏洪可以被定义为一个教人如何考试的人。同样,他自己也经历过很多考试,三次高考才考入大学。

  第一次高考,俞敏洪在高中只就读了10个月,他报考的常熟师专英语录取分数线是38分,俞敏洪考了33分。

  第二次高考,俞敏洪边做农活,边复习,这一年常熟师专英语录取分数线是60分,俞敏洪考了55分。

  第三次高考,母亲帮他报了复习班专职复习。这一次他格外努力,也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

  前两次参加高考时,俞敏洪的英语成绩分别只有33分和55分,而那时他的目的也只是想到常熟师范学校去读个大专,可是就连这样的愿望最后也没有达成。

  第二次落榜之后,俞敏洪高中的一个英语老师告诉俞敏洪,江阴县教育局准备办个专门针对外语高考的辅导班。俞敏洪的母亲到城里找到几个亲戚打听,证实了这个消息,就让俞敏洪去报名,随后俞敏洪和20多个男孩一起住在了一个连厕所都没有的大房间里。

  在辅导班上,老师指定俞敏洪当副班长,这对俞敏洪是一个很大的促进,既然是副班长,学习就要认真,俞敏洪带领大家一起拼命,早上带头起来晨读,和大家一起背单词,背课文,做题,讨论,晚上10点半熄灯以后,大家全部打着手电在被窝里背单词。

  1980年,俞敏洪的第三次高考开始了,英语考试时间是两个小时,俞敏洪仅仅用了40分钟就交了卷。俞敏洪的英语老师大怒,迎面抽了俞敏洪一耳光,说今年就你一个人有希望考上北大,结果被你自己给毁了。他认为俞敏洪这么快就交卷,肯定没有考好。但是分数出来以后,俞敏洪的英语是95分,总分387分。当年,北大的录取分数线是380分。

  俞敏洪的老伙计,现任新东方CEO周成刚和俞敏洪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高考轨迹,周成刚也是通过三次高考才圆梦,甚至还和俞敏洪一起上过补习班。

  周成刚第一次参加高考也是在1978年,正式恢复高考的第二年。

  周成刚回忆说:“当时我才16岁,年纪比较小,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记住一些大概的情况。当我第一次听说,可以通过考试去上大学,农村的孩子可以迈入城市,小城市的孩子能通往更大的城市,我意识到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然而,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中学时代在动荡中度过,真正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和精力并不多,懵懵懂懂就上了考场,跟现在大家说的裸考差不多。结果意料之中——落榜了”。

  第二年,有准备地参加高考,报考了英语专业,英语分数达到了录取线,可是总分还是差一点。

  等到第三年,和俞敏洪一样,终于敲开了大学之门,考入苏州大学。

  读书时的周成刚(左二)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当时高考复读班,周成刚就遇到了俞敏洪。

  周成刚回忆,在学习上,俞敏洪肯吃苦,非常勤奋。而在生活上,他在当时就初现领导力,担任班长,还曾因食堂吃得太差而带着大家闹绝食。另外他显然比我更加成熟,尤其是在对异性的吸引力上,远超过我和周边的同学。

  俞敏洪(中)和周成刚(右)上补习班时的合影

  英语高考状元、“中国雅思之父”,高中入学却是最后一名

  “39年前,我正如现在的你们一样,参加了我人生第一场大考——高考;39年前,我也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能力——通过短短一年时间,我从学校的最后一名,一跃成为全县英语高考状元。”“中国雅思之父”、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兼CEO胡敏在今年高考前发布长文回忆了自己的高考。

  从最后一名到全县英语高考状元,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得益于恩师陈春安。

  陈春安,是一名转业军人,凭着自学成才做了英语教师。胡敏回忆:“那是一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能够用于英语学习的资料甚少。所以当看到他对着家中满墙英文报刊大声朗读时,他的那份潇洒自若在我心头就种下了一颗种子……”

  陈老师教了一年英语后,就被调到地区师范专科学校。胡敏还记得临行前恩师的期许:“胡敏,你一定要到县一中去读书,那里的教学质量是全县最好的,你有潜力, 一定能考上大学。”

  陈老师的这句话完全把另外一种人生展现在了胡敏面前。那时刚恢复高考不久,“大学”这两个字在一个少年的眼里是那么的陌生但又是金光四射!

  但经过努力,胡敏如愿以偿考入县一中!但他发现,自己却是最后一名!不甘落后的胡敏经过不断努力,最终却完成了从最后一名到英语高考状元的华丽变身。

  “当得知是最后一名后,我开始了在县一中从末名一路穷追猛赶的岁月。当时学习资料少,我便把所有找到的课本、工具书和卷子拿过来一遍遍刷,甚至看到眼花,一行字在眼前跳跃成几行.....”胡敏坦言这段为高考而战的岁月,一晃过去了几十年,但那些过程仍历历在目,它就像枚勋章嵌在了时光的墙上。

  保送生的“高考”:我所经历的一点也不比参加过高考的人少

  “没有参加高考,不等于没有经历高考的焦虑、恐惧和甜酸苦辣。父亲从小就告诉我们:五个人,谁都不能复读,有本事读到哪我都送,借钱也送。这就意味着,每一个阶段的毕业考试都决定着你这辈子是否还可以继续读书。若考不上学校了就只能回家种田或外出务工。所以我们的小学毕业考试是决定命运的‘高考’,初中毕业考试也是决定命运的‘高考’”。湖南教育出版社社长,贝壳网创始人黄步高回忆道。

  当时,黄步高初中毕业考试就集中到县城考师范,这也算是他的“提前高考”。

  在英语科目的考试中,当开考半小时铃声响起时,总共100道题,黄步高已经做到第70道题。

  “那场考试我有一半时间没事干。考完估分,7门功课总分740分,我保守地估了600分。估完分便回家边干农活边等通知了。等了二十天,没有消息,又迫不急待地走四十里山路来到学校打探消息。在校门口遇到同班一女同学的父亲,他乐呵呵地说:你们的成绩出来了!我问:知道我多少分不?他想了想说:559。”黄步高坦言当时眼泪都要出来了。“‘没有学问罗,无颜见爹娘’,我这个成绩又怎么见爹娘呢?”

  但是既然到了校门口还是去问问老师,问过老师后才发现,同学的父亲记错了,黄步高的成绩是659分。这个入学成绩也在当年八个班中排名第一。

  由于成绩优异,黄步高上了师范学校之后,又被保送到大学。

  黄步高坦言,没有专门的考试。但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到师范毕业,把每一次考试都当成了“高考”。所谓“十年寒窗”、“学海无涯苦作舟”,自己所经历的一点也不比参加过高考的人少。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