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

教育部前发言人王旭明:把成功当唯一目标是反教育

字号+作者: 来源: 2018-01-13 23:2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刚出炉的名片,正反两面都有。” 2017年12月29日晚上9点,忙了一天,又上公开课又听课的王旭明刚坐下来准备接受采访,又起身去隔壁房间取来一'...

  “刚出炉的名片,正反两面都有。” 2017年12月29日晚上9点,忙了一天,又上公开课又听课的王旭明刚坐下来准备接受采访,又起身去隔壁房间取来一叠设计雅致的名片,指着上面两个新头衔说,“一手抓真语文,一手抓真教育,这是我今后想做的两件事情。”

 
去年8月份开始,王旭明自己上阵示范“真语文”教学,已在全国各地上了十多堂公开课。图为公开课现场。摄影/李文强  去年8月份开始,王旭明自己上阵示范“真语文”教学,已在全国各地上了十多堂公开课。图为公开课现场。摄影/李文强
  一个月前,王旭明从语文出版社社长任上退休。此前,他更为出名的身份是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2003年“非典”过后,中国首次启动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一批部委发言人走向公众,王旭明以率直又个性的发言屡屡引发争议和关注。2008年卸任后,他继续在博客、微博和朋友圈就重大社会事件发表看法,并将炮火对准自己非常熟悉的中小学语文教学,直斥很多老师教的是“假语文”,在误人子弟。
 
  王旭明身材高大、衣着考究,体形保持得很好,眼角几乎看不出皱纹,“衰老”一词完全没在他的字典里出现。炮轰了5年“假语文”后,王旭明意识到“假”其实不仅在语文教学中存在,还更为普遍地弥漫在教育和学校中。精力旺盛的他决定,退休后开启一项更为宏大和艰难的真教育计划,对时下教育误区做些匡正,“现在中国的办学方向出了一个大问题,教育当然要包括成功,但让人成功不是教育的唯一。把让人成功当成唯一,这是大错特错,这是反教育的行为。”
 
  不装、不演、不做作
 
  早上7点半,一身挺括西装的王旭明提前出现在江门市新会区一所小学的大礼堂舞台。舞台布置得非常简单,除了课桌就是黑板。台下是一排地方教育部门的官员和上千名中小学语文老师,他一手拿书一手拿话筒,上起公开课《天上的街市》。
 
王旭明“真语文”公开课现场。摄影/李文强王旭明“真语文”公开课现场。摄影/李文强
  “你看我这堂课觉得平平淡淡没有什么,这是外行。”南国的深夜,王旭明难得放松地坐在沙发上,主动提起公开课上的种种细节,一副回味的表情,“真正内行看什么?怎么让学生说的,怎么重复别人说的话,怎么学写一首诗、一个感觉。平平静静的四十分钟,就是让学生说和写,什么热闹都没有。”
 
  王旭明说的“热闹”,是语文课堂上常见的教学方法。老师频繁借助PPT,中间或穿插音乐和视频。更有年轻老师上《董存瑞舍身炸碉堡》,讲到关键时竟突然踩响事先藏在讲台一侧的实验装置,顿时烟气腾腾,吓得学生和听课的老师拔腿就往外跑。王旭明自己也做过7年中学语文教师,非常反感这样的课堂。
 
  直到2012年,在福建听到上海特级教师贾志敏的课后,王旭明被老教师朴素又扎实的上课风格吸引,写下文章《终于,听了一堂真语文课》,正式提出“真语文”概念。随后,他联合全国12个省市32所学校发布《聚龙宣言》,扛起倡导求真务实的语文教学大旗,倡导语文教学应当不装、不演、不做作,慎用多媒体教学设备,学生成为语文学习的主体,真读、真说、真写、真对话,使语文回归本真状态。
 
  刚开始推真语文时,王旭明会请全国各地的名师轮番上台讲,自己在下面听。很快他就发现,国内语文教学其实也是一片江湖,流派众多,名师辈出,但某些所谓名师含金量并不高。他曾经在听完一堂课后,直斥是典型的“假语文”,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现在绝大多部分的专家、语文老师把自己当成演员,演得好就能获得掌声,演得好就能获得奖励,演得好就能获得荣誉。”王旭明说。
 
  去年8月份开始,王旭明自己上阵示范“真语文”教学,已在全国各地上了十多堂公开课。“亲自给中小学生上课的正厅级官员,国内恐怕都只有社长一位。”5年来,语文出版社真语文推广中心主任曹华全程跟着王旭明推广真语文。他说王旭明每次上课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准备,经常坐高铁和飞机时都还在见缝插针地备课。每次跟他出差,很少晚上12点前睡觉,偶尔还会忙到夜里两三点。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